标王 热搜:
当前位置: 首页 » 资讯 » 生活百科 » 正文

民间冥婚是什么意思?/关于冥婚的小故事/冥婚有什么习俗和仪式?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20-01-12 23:53  

民间冥婚是什么意思?

冥婚是什么意思?不知道大家相不相信爱情的力量可以让人超越生死,有些人对自己深爱人的故去无法释怀,尤其是两个人还有过婚约在的男男女女,他们中任何一方如果不幸突然离开,而另外一方会有出现坚持把婚礼举行完毕的人在,这个情况就会发生冥婚,有些是把戒指给死去人尸体戴上,有些则是抱着骨灰或是灵位到预定的婚礼教堂的,那场面到场的嘉宾没有一个不哭的。

冥婚是什么意思 现在依然有地方流行给死人娶亲

冥婚


说了这么多冥婚是怎么一回事,大概读者心里已经有点眉目了,还有一种情况也叫冥婚,不同的是,结婚的对象都是已经故去的人,有些生前就是恋人,有些则是根本就不认识,只是因为枉死的时候年龄比较小,没有尝过恋爱是什么滋味的,于是就有家长多年以后给自己的孩子或是女人配冥婚,现在依然有地方流行给死人娶亲也算是老传统了。

说白了冥婚是为死了的人找配偶。有的少男少女在定婚后,未等迎娶过门就因故双亡。那时,老人们认为,如果不替他(她)们完婚,他(她)们的鬼魂就会作怪,使家宅不安。因此,一定要为他(她)们举行一个冥婚仪式,最后将他(她)们埋在一起,成为夫妻,并骨合葬。也免得男、女两家的茔地里出现孤坟。

 旧时人们普遍迷信于所谓坟地“风水”,以为出现一座孤坟,会影响家宅后代的昌盛。当时有些“风水家”(古称“堪舆”)为了多挣几个钱,也多竭力怂恿搞这种冥婚。冥婚多出现在贵族或富户,贫寒之家一般不搞这种活动。


冥婚又称配骨、阴婚、鬼婚,是中国的民间习俗。定婚后的男女双亡,或者定婚前就已夭折的儿女,父母处于疼爱和思念的心情,要为他们完婚,就是冥婚。冥婚又分为死人与死人和死人与活人两种。另外,过去认为祖坟中有一座孤坟会影响后代的昌盛,不吉利,所以要替死者举办冥婚。

从前在民间冥婚多出现在富户,贫寒人家很少有冥婚。 追问: 另外,过去认为祖坟中有一座孤坟会影响后代的昌盛,不吉利,所以要替死者举办冥婚。从前在民间冥婚多出现在富户,贫寒人家很少有冥婚。这句话,还是不理解,情问一下是什么意思,那冥婚新娘是指? 回答: 对于“冥婚”,在我国的历史资料中也是有案可稽的。

去网站给你找点哈,据《周礼》中有关于冥婚的记载:“禁迁葬者,与嫁殇者”。“迁葬”,郑玄注:“谓生时非夫妇,死者葬同穴,迁之使相从也。”孔颖达进一步解释为“迁葬,谓成人鳏寡,生时非夫妇,死乃嫁之”。意思是说,人成年后还没有结婚就死亡的,往往施行迁葬,即冥婚仪式。

古代中国注重成年礼,男子20岁而冠,女子15岁而笈,都算是成年了,但如果无婚,死后不能享受祭祀。

再者,死者没有婚配就死亡的,在生人看来,死后无伴,当是很可怜的,这大概是冥婚流行的理由吧。当然了,冥婚也有现实的利益,鬼婚双方的亲家虽然俗称鬼亲家,但并不是等他们做鬼后才做亲家的,而是跟真正的亲家一样互相来往着,所以,死者家如果是富室之家的话,鬼媒上门的自然也多一些。

还有,生者早婚现象比较严重,鬼婚同样如此,发展到农村,干脆不分年龄,为所有的早亡者结鬼亲了,比如曹操爱子,就是那个称象的曹冲,估计是太聪明了,13岁就死了,曹操将他和甄氏之女合葬。而至于鬼婚的仪式,一如生者,彩礼什么的,一样不可或缺。唯一不同的是,把闹洞房这一项改作圆坟了,也就是把双方亡人的尸柩迁葬于一起。



冥婚有什么习俗和仪式?

冥婚仪式,始终没有形成定例。冥婚虽然算做喜事,但不免红、白两事的礼仪混杂交错。在很大程度上要看当事人的主张如何。故冥婚礼仪的形式出入很大。现将一比较典型的冥婚礼仪详叙于后,以供参考。但不见得所有冥婚仪式都照此办理。

一般说来,冥婚也要通过媒人介绍,双方过门户帖,到命馆合婚,取得龙凤帖。

放定多是一次性的,就无所谓大、小定之说。男方给女方送去的定礼,一半是真绸缎尺头、金银财宝;一半却是纸糊的皮、棉、夹、单衣服各一件,锦匣两对,内装耳环、镯子、戒指及簪子之类的首饰。放定的当天晚上,在女方家门口或坟上焚化。

通讯时,男方给女方送去的“鹅笼”、“酒海”、龙凤喜饼以及肘子、喜果都是真的,惟有衣服、首饰是纸糊的冥器。

女方陪送的嫁妆,一般都是纸活,送至男方后,只在“新郎”照片或牌位前陈列半天,有的只是抬着环绕男方院内一周,即由鼓乐前导,送至附近广场焚化。

冥婚并不一定都举行上列仪式,但迎娶仪式是不可少的。是日高搭大棚,宴请亲友,门前亮轿。喜房里供奉“百份”全神。对面炕上设矮桌,供“新郎”照片或牌位,前设苹果、龙凤喜饼若干盘。并有大红花一朵,下缀缎带上书:“新郎”字样。

女方“闺房”中供“新娘”照片或牌位,亦如前所供,并有大红花一朵,下缀缎带,上书:“新娘”字样。

花轿到达女方后,由送亲太太将“新娘”照片或牌位取下,由娶亲太太接过来,放人宝轿。这时,“新娘”的父、母不免要大声嚎哭,而且要追出屋外。完全不是办喜事的气氛。

喜轿回到男方后,仍由娶亲太太将“新妇”照片或牌位取出来,放于喜房炕上的供桌,与“新郎”并列。并用红头绳将两幅照片拴起来,(取月老牵红线之意),并复上红、黄两色的彩绸。

只有娶亲太太给全神“百份”上香叩首,就算夫妻拜了天地。然后由茶房端来“合杯酒”“子孙饺子”、“长寿面”,供于“新婚夫妇”照片或牌位之前。

如“新婚夫妇”有弟弟妹妹或弟妹、妹夫等,即唤出来,给照片或牌位磕头行礼。两家亲家则互相道喜。

举行了以上仪式之后,择个“黄道吉日”宜破土安葬的好日子,女方就可以起灵了。按阴阳先生指定的时辰,将棺枢起出后,马上泼在坑内一桶清水,扔下去两个苹果。与此同时,高高扬起花红纸钱。(不是冥婚的起灵仪式也是如此)

方则在坟侧挖一穴,露出“新郎”棺柩的槽帮,将“新娘”埋入此穴,进行“夫妻”并骨合葬。

葬罢,即在坟墓前,陈设酒果,焚化花红纸钱,举行合婚祭。男、女双方的父、母等家属(即两家亲家)边哭边道“大喜”。

此后,男、女两方便当做亲家来往了。



关于冥婚的小故事-石佛镇骨


 很多地方都有“鬼娶亲”“鬼送亲”的传说,有个故事叫钟馗嫁妹,说的就是鬼王钟馗将妹妹嫁给好友为妻的事,除夕夜小鬼送亲,吹吹打打,好不热闹。
    还有前些年闹得沸沸扬扬的某大桥上,白日里显出虚空里的迎亲队伍,各色仪仗齐全,走着走着就消失不见了,当时看到的人有很多,可一直也没什么能服众的解释,都说是时空错乱,瞧了一场鬼迎亲的好戏罢了。
    这些我都没亲眼见过,可我却亲耳听过一个石佛镇骨,将鬼迎亲挡了百多年的故事:
    给我讲个故事的人叫沈平友,是往日同窗,当初上学的时候,他就给我们说过他老家的一件稀奇事儿,他老家村里叫泰隆村,从村庄往西看,有一座大山,自古被叫做云雾顶,可是后来村里人都叫它鬼雾顶,因为山高入云,常年雾气缥缈,远远看过去云气变幻,似伞如瀑,气象非常……
    可近一百多年来,云雾顶上闹了鬼,夏季雷雨天气时,有人见到从山顶的云气中摇曳出一顶四人抬的小花轿,披红挂绿,随着的人影有多有少,顺着山峰直奔泰隆村而来,每每绕着村庄转上几圈,这诡异的影像才渐渐消失,往往都是暴雨,看到的人被雨点打得睁不开眼,说不清那些人的模样,传着说就是个平常人家娶媳妇接亲似的,只是凭空出现又凭空消失了。虽然这样的事,几十年发生一次,可口口相传,那云雾顶也就被叫成鬼雾顶啦……
    当时沈平友说这奇事的时候,我们都哄堂大笑,说你这书呆子连个鬼故事都说不好,如此平平,且无凭据,几十年方才一次,是怕我们去瞧吗?
    如今八九年过去了,毕业后回了村镇上当了村官的沈平友,忽然进城来找我,说是小聚。酒过三巡,沈平友往事重提,问我可还记得他说过的鬼雾顶的事情。
    沈平友说,那鬼雾顶从此后再不会出现鬼抬轿的景象啦,是因为他做了一件事,平掉了村后桃林里的一尊破佛像,鬼抬轿了一百年,终于接到新娘离开了……
    原来泰隆村有两个姓氏的人口,是自古便住在村里的。一族姓沈,便是沈平友的本家,另一族姓乔,两个姓氏的人家关系很微妙,说起来还是亲戚,可是两姓族人不通婚,是不成文的规矩。
    泰隆村后边有一大片的土地,原本是属于乔族的,近百年来世事变迁,乔族人出了败家子,将土地转手卖了,可买了地的人家无子女,成了绝户,撒手西去后这地就回归村里,成了共有的,种下桃林没人管,桃子成熟了谁爱采便去采,只是那林子中有一处残破的弥勒佛石像,给那块地方增加了一些神秘。
    乔姓的人家不理睬这块地的事,可沈平友的父亲却很是留意。
    到了沈平友回村当了官,想要大刀阔斧地来几样新政,给村里人谋些福利,也算自己的业绩。他想起了桃林里的佛像,如今的人求财求利求平安,哪里有庙都要去拜拜,也不管那神佛雕像都是流水线般生产出来的,怎么比得上桃林的那弥勒佛像有历史,不如将那残像修补起来,再广为宣传一番,岂不就成了一个景点,也能带来商机呢?

    可沈平友刚和他父亲提出这个想法,他父亲连连摇头,说儿呀,那佛像修不得呦,你可知道那佛像底下压着一口棺材,棺材里的人是谁?是你数代往上的祖姑奶啊。这姑奶是个可怜人,压在地下百多年了,咱村里乔家和沈家都和这佛像棺材有渊源,因此不立也不除,顺其自然罢了。你若是重立了那佛像,怕是鬼雾顶要闹灾呦!
    沈平友一头雾水,足足听他老爹讲了一个多时辰的老故事,方才弄懂了里面的缘由:
    数代以前,沈平友的祖上沈家有一儿一女,家境虽平,儿女却都是好相貌,这沈家的儿子同乔家乔员外的女儿有私情,等乔小姐珠胎暗结和乔员外摊牌时,可把乔员外气了个半死!
    为啥呢?原来那代的乔家也是一子一女,可惜儿子是个傻子,因此将这个女儿娇生惯养,想将来寻个上门女婿,沈家底气足,当然不乐意,乔员外看着女儿肚子鼓起来,也没办法,可是对外也不想让人知道女儿做下的丑事,他才被逼着和沈家做亲家。
    苦思几日,乔员外和沈老爹商量出来一个主意,那就是换亲!让沈家姑娘沈镜儿嫁给自己家的傻儿子,他便将女儿许给沈家当媳妇,那时候换亲之事常见,也算遮掩门面。
    沈家老爹求之不得,如此一儿一女都婚配乔家,乔家的家财将来少说也得有他一份半分呢,当即便答应了。
    可沈老爹忘了闺女沈镜儿有个青梅竹马的后生张小云,去年张小云来提亲被沈老爹搪塞了回去,嫌弃张小云穷,开出十笼八屉,百金千银的条件来,说你小子要是能出上这些聘礼,你就直接抬着轿子来娶亲,否则别再登我的门!
    两个有情人被棒打鸳鸯,张小云让沈镜儿莫哭,他一定让沈镜儿坐上花轿当他的新娘子。张小云离开了村里,远走他方,已经一年多没有了消息。
    沈老爹见女儿沈镜儿不愿意嫁给乔家傻子,骂她别痴心妄想了,那张小云有啥本事能赚来金银,估计是没脸再回来,要么就是死在外边了,你不疼你爹娘,也疼疼你哥哥,和你那没出生的亲侄子,你忍心让全家都为你受苦?你就是喝药上吊,我也得把你送进乔家去,哼!
    沈镜儿哭了几日,渐渐平静下来,出嫁那天,她娘给她穿嫁衣,她还带着笑容整理妆面,让众人都放下了心。

关于冥婚的小故事-午夜鬼新娘


关于神鬼这类的话题,谁也说不清楚。信的人是死心塌地的信,九头牛拉不回来。不信的人,也照样过日子。还有就是一些将信将疑的,就是他本身不信,但也不跟你抬杠,你说做人有点信仰好,他也乐呵呵的跟着烧香,图个心里安慰。
    话说小篱笆村有个姓张的大户人家,是村里最富的财主。虽然家有良田百顷,吃喝不愁富甲一方,可美中不足的是,这个张员外到了四十岁时还是没有一男半女。眼看着偌大的家业无人继承,如果死了,族里的其他人来分自己的绝户产。每每想到这事,张财主都是无比的伤心郁闷。
    也许是老天可怜他,就在他准备认命的时候,他的夫人竟然怀孕了。后来给家里添了一个千金。虽然惋惜不是个儿子,却也依然非常的疼爱,给闺女取名:婉儿。
    转眼间婉儿到了二八芳龄,不但容貌长的楚楚动人,而且爱好诗词,更是写的一手的好字。作为父母的掌上明珠,张员外期盼着那天给姑娘找个门当户对的好人家,自己的这点家业一并做了嫁妆。可惜天不佑人,婉儿在一次踏青时不慎失足落水,年纪轻轻就命丧黄泉,可怜!可叹!
    “我这上辈子都是造了什么孽,注定让我这辈子孤老终生,也许就是我的命吧!”张员外除了悲痛,可还觉得女儿还没享受人世之福就撒手人寰,很是可怜!张员外于是就找来了道士做法,在女儿下葬的时候陪葬了许多的俾女,还有一顶大红的花轿和数不完的嫁妆,最重要的是还陪葬了一个老婆婆。道士作法把这个老婆婆作为媒婆,放在坟墓里一起埋葬。当然,这些个都是纸糊的。
    这年的夏天,天气是出奇的炎热,邻村的一个姓柳的穷书生捧着本书,无精打采的来到村口树林子里避暑用功。突然,一股冷风袭来,柳书生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。

    柳书生合上手里的书抬头四下张望,就见自己的不远处,有一缕黑色的烟雾,那烟雾渐渐的凝聚成一个老婆婆的模样。
    那老婆婆用一种非常热络的口吻说:“唉呀!公子你年纪轻轻,文采过人,咋不娶个媳妇呢?身边要有个人照顾呀!就不用天天跑到树林子里用功了。”
    这老婆婆莫名其妙的出现,柳书生非常的诧异,因为他自幼就喜欢看鬼怪书籍,自己这肯定是大白天的见鬼了。“无事献殷勤,非奸即盗。这绝对不是什么好事。”
    心里这样想,嘴上可不敢这么说,柳书生于是就推辞说:“在下家境贫困,尚未考取功名,怎敢提婚配之事!”
    那老婆婆听了呵呵一乐,说:“公子你多虑了,现在有个好人家的女儿,那可是容貌绝美,家世更是显贵,并且还有很多的陪嫁,公子你愿不愿意娶啊?”
    “在下寒窗苦读多年,尚未有任何功名,怎敢想娶亲的事情,这位老婆婆就不必再费唇舌了。”说到这儿,柳书生的态度已经很明确,想着这老婆婆应该知难而退了吧!

    那曾想这个老婆婆并无放弃的意思,她接着说:“公子啊!我们家小姐是通达之人,不讲究那些功名利禄之类的,即便是公子不按照六礼来迎娶,也没什么大不了的,我现在就为你操办此事啊!你就等着晚上接新娘子洞房吧!”柳书生还没来得及表态,那个老婆婆一转身,瞬间就消失了。
    柳书生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只得苦笑着摇摇头。谁知到了晚上,柳书生正在灯下读书,就见那白天看到的老婆婆喜气洋洋的进屋了,笑眯眯的说:“公子啊!新娘子来,还不赶快去迎接呀!”
    柳书生无论如何都没想到,这聊斋故事里的事竟然真就发生在了自己身上。“老婆婆,你这是干的什么事啊!不经过人家同意就硬要往一起绑,这不是拉郎配吗?”说着,就起身往外轰这个老婆婆。
    就在这时,门口忽然升起一股白影,并且还弥漫着淡淡的香气。柳书生不由得向院子里看去,就见四个男子抬着一顶大红花轿,轿子左右还有两个面貌绝美的侍女,再看院子周围,箱子、柜子的摆放了满满当当一院子。
    一阵无形的微风轻轻吹起较帘,新娘子的的大红盖头飘飘荡荡,柳书生都看傻了。就见那老婆婆走到轿子跟前,引领着新娘子走出了花轿向屋子走来。
    新娘子环配叮当,月光下微风吹起如丝的红盖头,尽管露出来那绝美的半张脸,柳书生就已经看的如痴如醉,他着实被这女子的美貌所吸引了。
    老婆婆引领着新娘子来到床边坐定,然后走到柳书生身边,说:“公子啊!吉时已到,请新郎新娘入洞房吧!”随后转身出去了,屋内只留下柳书生和新娘子……
    俗话说得好:天上不会掉馅饼,这突然间出现的好事啊!非灾既祸。因为柳书生贪图了这点诱惑,从此丢掉了性命,和那幽冥女子做了一对鬼夫妻。




关于冥婚的小故事-阴婚

 阴婚,也叫冥婚,是为死去的人找配偶。当他无意间发现那张存放很久很久的纸条,他不禁怦然心动,按照纸上写的方法一步一步的去实行,直到仪式完成…
    许勇拽着身旁的杜明剑,又开始议论起张涛。
    张涛最近有些不正常,外面明明是三十多度的大夏天,常人即使休息的时候也会汗流浃背。可张涛却并不是这样,起初许勇以为张涛只是穿的多了一些,许勇认为张涛只是不小心染上了风寒,所以才会这样,并没有多想,反而最近经常张涛病也没有好,张涛有些行动不便,几人也都是能帮尽量帮。
    可张涛病不但没有好,反而穿得衣服更多了,脸色也越来越苍白,杜明剑多次劝他去医院看看,可张涛坚决不去,说是从小就不喜欢打针吃药。几人劝告下都没有用,后来也就没有多说什么了。
    在张涛的身上又发生了另一件怪事,就是平常一毛不拔的铁公鸡张涛,最近异常的大方。吃的饭菜也越来越好,平常就像一个土豪。
    今天大家发现张涛自己下地了,虽然脚步有点飘,但看样子也并没有什么大事了。说是为了感谢大家多天的照顾,今天张涛请客,大家可以随便吃,几人在校园外的路边烧烤摊上,大口的喝着啤酒聊着天,好不热闹。
    许勇看着有些喝的有些发蒙的张涛,小心的试探问他,最近是不是有什么发财的方法阿。如果有的话分享分享,哥几个的钱包里的钱也并不多阿。
    张涛有些沉默,思考了很久才说出为什么最近发财和生病的原因,那些都是拜鬼所赐。
    杜明剑忍不住笑了笑,但看见张涛正在一脸严肃的看着自己,杜明剑也不由得紧张起来。
    只见对面三人都认真的看着自己,张涛便慢慢的说出了缘由,其实发烧和最近发财了,这些都是鬼给的,张涛在回家的时候帮家人收拾仓库的时候,有一张,似乎存放了很久很久的有些快要折断的纸,上面写着,如何和鬼结婚……
    纸上说,如果和鬼结婚,就可以得到很多的财富,也可以做很多喜欢的事,但有一件事就是结婚以后,身体会虚弱一段时间,等好的时候就会没事了。和鬼结婚可以趋利避害,那个鬼可以帮你得到一些好运。

    当不想结婚的时候写一封休书,然后点燃了,就等于和判官通告过了,然后他们就会把鬼抓走,不会有任何纠缠。
    听着张涛讲的话,几人有些感觉有些奇幻,不过听起来确实很诱人,虽然三人心中都有些想要试试,但却没有人敢提出来,还有一丝恐惧。虽然刚才还有些闷热,听完张涛的话,几人感觉不到像以往一样的闷热,反而是有些冷。似乎有人在他们背后吹冷风。
    安峰看着沉默着的几人,不禁说出来了要自己要试一试因为自己学习很差,为了不挂科,安峰想要试一试,他也在小的时候期待,见见鬼,也想像小说里的男主角一样,来一段刻苦铭心的爱情,等到以后还可以和别人吹嘘。
    凌晨十二点,在三人的陪伴下,当三人躲藏好以后。安峰走到了一个十字路口,把带好的贡品摆好,然后又拿出三根烟,点燃然后插进土里,开始念起张涛给的纸条上的字。
    起初没有什么效果,渐渐的躲在一边的几人看到,在安峰的旁边刮起了风,而当事人也看到了,满头大汗的还在继续念着,出门前,张涛说过无论如何都要念完,不然会有不好的事情会发生。
    突然杜明剑看到有一个女鬼在安峰的背后出现。杜明剑拍了拍身边的两人,只见那个女鬼,穿着一身校服,瓜子脸上还戴着个大眼镜,可却丝毫挡不住女孩的美丽。身材也是极好的,三人边看着边议论着眼前的女鬼。
    女鬼慢慢的飘向安峰,在安峰的后面静静的站着,似乎在打量着安峰,而在此时,一阵风把安峰念的纸条吹走了,就在纸条吹走的瞬间,那个女鬼迅速的缠绕着安峰,张开血盆大口,像是要把他吃掉,而安峰也看到了张开嘴的女鬼,竟然昏了过去。三人看见女鬼竟然像一团烟雾一样,竟然慢慢的消失。钻进了安峰的体内。

    过了好一会,当张涛大声的喊叫着两人的名字,两人这才从发呆中缓过神来,前去帮忙。看着倒在地上开始昏迷的安峰,两人都问张涛有没有事,而此时张涛心里也有些发怵。他们两人状况很大不一样啊。
    当看到安峰第二天醒来时,几人悬着的心开始放了下来。当几人问安峰怎样样时,安峰自己称并没有什么事,只是弟妹和你们开个玩笑,说完便开始感谢张涛,千言万语都说不出来的感谢。
    最近这几天安峰也开始逆袭了,学习越来越好,而回寝的时候也是一脸甜蜜的样子,看着安峰和寝友打闹的样子,张涛心里却感觉有些不对劲,却又不知道如何说起,而自己的鬼媳妇也说有些不对劲,这几天也一直在打听,可却并没有见到过安峰身上的那个女鬼。每次当张涛问的时候,安峰都称弟妹太害羞了,不敢出来。
    张涛也没有什么办法。而寝室里的杜明剑和许勇开始有些忍不住了,他们也想试试阴婚,可张涛却一再的拖延。两人也不好说什么,而安峰又不会,两人便有事没事都献殷勤,搞得张涛很烦。
    正在回寝的路上,就在张涛楞神的时候,一个花盆迅速的砸了下来,如果不是自己的阴婚伴侣救了自己,估计自己看不到明天的太阳了。
    可是这样的灾难并不一次降临,一次两次,可能是偶然,可很多次都差点要了张涛的命,使张涛负伤累累。
    正在自习的张涛电话突然响了,是安峰的短信里面说是有很重要的事,让他马上回去,在回寝的路上张涛感觉头一阵剧烈的疼痛,然后就是眼前一黑。
    当张涛再一次醒过来的时候,发现自己被绑扎在学校仓库里,而前面站着的居然是安峰,还不等张涛提问,从安峰的嘴里说出来的,居然是一个女生的声音。
    原来安峰那天晚上的阴婚失败了,结果却使安峰赔了性命。现在安峰的身体是被前一段时间那个女鬼所霸占,而安峰的身体已经用不下去了,而她的目标正是张涛,也怕张涛发现自己。便先下手为强。
    张涛看见,那个女鬼从安峰身体里飘了出来,正当女鬼张开血盆大口向张涛扑去。
    正在此时,一个另一个鬼影撞下那个女鬼,两个鬼开始搏斗起来。一本书重重的落在了张涛的头上,张涛再一次昏了过去。
    这次醒来,张涛发觉自己似乎枕在一个女孩的腿上,睡得很舒服,张涛看着这个女孩长得精致的脸庞,不禁楞了神。可她的身体却开始透明起来。
    一个很柔的声音传入张涛的耳中,原来这个人是张涛的阴婚伴侣,为了救自己她已经用尽了力气,至于那个女鬼已经彻底消失了。
    张涛看着眼前的伴侣消失,心里感觉特别的痛,原来他已经爱上了这个,自从结婚直到现在张涛才看见的伴侣,他已经习惯了她在他耳边的唠叨。而以后,或许就再也听不到了……
 
 
[ 资讯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违规举报 ]  [ 关闭窗口 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