标王 热搜:
当前位置: 首页 » 资讯 » 招标信息 » 正文

怎么写溪水溪流溪声溪浪溪畔的景色句子盘点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9-08-25 23:09  
 溪
    溪水
    楼外的川上江中的溪水不分昼夜地流。流到平坦处汇成一个小小的深潭,但还是不断地流。流到走不通的路径上来又激起暴怒的湍鸣,张牙喷沫地作狮子奋迅。走通了,又稍稍遇着平坦处了,依然还是在流。过了一个急湍,又是一个深潭;过了一个深潭,又是一个急湍。

    郭沫若《行路难》


    小园外面是一条大水沟,是大屯山上流下来的溪水,没有枯竭的时候。平时流水淙淙,是一种天籁,暴雨时则有若奔雷,声势不小,幸好三两天又恢复淙淙潺潺的小夜曲情调,不再是热门音乐了。

    墨人《山居》


    两行柳树中间,横着一条溪水。不知由谁斟满的,碧清的水面儿与岸道相平。细的匀的皱纹好美丽呀,仿佛固定了的,看不出波流推移的痕迹,柳树的倒影清楚可见,岸滩纷纷披着绿草,正是小鱼们绝好的住宅。

    叶绍钧《稻草人》


    溪水绿得深邃而稳重,这种色彩和岸边的树木的绿色成了鲜明的对比。树木是浓淡相杂的颤动着的绿,而溪水却是宁静的绿、凝固一般的绿。

    柯原《枝柳线上》


    继续上行,眼前是著名的北九水风景区了。山,更伟岸、英俊、神奇。重峦叠嶂,恣态万千;危峰峭壁,直插云天;奇石耸立,像气宇不凡的美男子。水,明净亮澈,迂回如带,潺潺涓涓。遇到奇石拦道,轻轻跃起,浪花飞溅,如朵朵洁白的水晶花。阳光下射,透过树隙,映在溪流上,水波银光闪烁,真有些像素衣少女轻轻舞动的裙和玉佩。

    卢伟^《难忘青岛》


    溪水多么清。溪中照着蓝天的影子,照着桥的影子;照着蓝天上浮游的云絮的影子,又照着山上松树林的影子,照着翠鸟的影子;秋天里,开放在岸边的蓝色的雏菊,向溪中的流水照亮她们的影子;溪中照着丛生在岸边的蒲公英的影子。
    要是四月来了,那多么好。山上全是火红的杜鹃花。那时,溪中映照看杜鹃花的燃烧的彩霞般的影子。
    ……日光照在溪中。我常常觉得这是一条发亮的、彩色的溪。

    郭风^《松坊溪的冬天》


    清溪迂回在密林长藤间,迂回在嵯峨乱石间,迂回在悬崖峭壁间,一忽儿卷起一阵凉风,激荡着波涛向前冲击;一忽儿卧在山的怀抱,悠悠然而下……

    杨羽仪^《鼎山湖的瀑声》


    一泓清溪,像流动的水晶;水底的细黄沙和白石子像筛出来的金屑和莹润的珍珠。那边是一座用苍玉和大理石精工细筑的喷泉。那边另有个喷泉很别致,用细贝壳和黄的、白的蜗牛壳砌成,配合得错落有致,还镶嵌着闪亮的水晶和仿造的翡翠。

    (西)塞万提斯《堂吉诃德》


    小溪的支流冲过一面石建的胸墙向下倾泻的地方,水流发出欢乐的颤音,在拱门下方,水流奏出金属的铙钹声;而在德尔诺弗洞里,水流咝咝响着。水流的乐器奏得最响亮的地方,名叫十闸门,到了仲春季节,这块地方发出的音响简直就是最疾速的对位音的演奏。

    (英)哈代《卡斯特桥市长》    溪流


    沿着右岸再往下走,有时路径中断,向草间或番薯地段踏去,路随溪转,飞泉于瞬息之间已不可见。前面果然展开出一片极平静的水面,清洁可鉴,略泛涟漪,淡淡秋阳,爱抚其上。水中岩床有一尺见方的孔穴二十有八个,整齐排列,间隔尺余,直达对岸,盖旧时堰砌之废址。农人三五,点缀岸头,毫无惊扰地手把锄犁,从事耘植。……溪面复将曲折处,左右各控水碾一座,作业有声。水被堰截,河床裸出。践石而过,不湿步履。

    郭沫若《飞雪崖》


    站在牛心亭俯视,可以看到两股湍急的溪水从两座拱形桥下奔腾而来,直向一块形如牛心的大石汇流猛冲,巨响訇磕,浪花飞溅,激起滚滚波涛,空蒙散漫的薄雾,呈现缤纷虹彩。  

    吴伯箫《攀金顶》


    那融化的雪水从峭壁断崖上飞泻下来,像千百条闪耀的银练。这飞泻下来的雪水,在山脚汇成冲激的溪流,浪花往上抛,形成千万朵盛开的白莲。可是每到水势缓慢的洄水涡,却有鱼儿在跳跃。当这个时候,饮马溪边,你坐在马鞍上就可以俯视那阳光透射到的清澈的水底,在五彩斑斓的水石间,鱼群闪闪的鳞光映着雪水清流,给寂静的天山添了无限生机。

    碧野《天山景物记》


    小溪流一边奔流,一边玩耍。他一会儿拍拍岸边五颜六色的石卵,一会儿摸摸沙地伸出脑袋来的小草。

    严文井《小溪流的歌》


    一条宽阔的溪流拦住了他们的去路。溪流像是打哈欠似的张开嘴巴,水中突出的岩石仿佛是它的牙齿。水流很急,波浪在跳荡翻腾。太阳已经当顶,阳光好像觉得干渴似的,正在水里嬉戏。

    (印度)普列姆昌德《戈丹》    溪声


    吉默吞的钟还在响着;山谷里那涨满了的小溪传来的潺潺流水声非常悦耳。这美妙的声音代替了现在还没有到来的夏日树叶飒飒声,等到树上生了果子,这声音就湮没了田庄附近的那种音乐。在呼啸山庄附近,在风雪或雨季之后的平静日子里,这小溪总是这样响着的。

    (英)艾米莉·勃朗特《呼啸山庄》    溪浪


    我们沿着弯曲的堤岸向前走着,哗哗的流水声更响了。水中出现了高于水面的桥石,每块大约一尺见方,这些桥石弯弯转转足有半里多长。溪水穿过这些桥石,涌起了白色浪花。我忽然闻到一股清香,左右一望,原来白色浪花向下流去的地方,岩石缝中长出一片片白香花,这香味是飞溅的水雾带来的。

    艾文会《花溪荡舟》    溪畔


    沿着溪边两旁种着许多花木,高的,矮的,白的,颜色的,种种都有。因为这些花,那条小小的溪也就增加了无限的画意,尤其是在春天的时候。各种花木大家各不相让地穿上了美丽的衣裳,很整齐地在两边排着班,几乎把它整个的包围住了。至于那条溪的本身,自然也有不少美的成份。它的水是长久不涸的——一年四季都是在温柔地恬静地流着,唱着那声调和谐的歌曲,而且,因为它是这样的清澈明朗,所以我们不独见到那些快活自在的小鱼,就是连那小鱼产下的更小鱼,也可以看得很清楚了。

    鲁彦《春游》



 
 
[ 资讯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违规举报 ]  [ 关闭窗口 ]